400-996-1215

    服务热线(早9:00-晚23:00)
    首页 >  心理资讯 >  青少年

    南昌心理咨询 | 20岁女留学生坠亡:NPD父母是如何伤害孩子的?

    2024-06-09741次阅读

    近日,一名年仅20岁的女留学生李佳轩在新加坡坠楼身亡。
    其父李先生称:
    女儿在新加坡留学8年,已完成所有考试、大学入学申请。
    按照原计划,女儿应该在6月1日毕业回国,等待申请大学的录取结果。


    谁料离回国仅一周之遥,竟发生了如此悲剧。
    随着案件细节的曝光,我们得知佳轩的母亲已于2015年去世,留下独女和父亲一起生活。


    人至中年,丧妻又丧女,正当网友们为李父的不幸遭遇而倍感同情时,事态却突然发生了逆转。

    01 
    据佳轩的多位朋友和男友表示:她生前曾长期遭受父亲家暴。
    “她生前告诉过我,她爸爸曾经用玻璃瓶把她的脑袋砸出血。”
    “这两年她父亲会在她回国后对她实施家暴,今年三月她父亲来到新加坡,仍在酒店对佳轩施暴。”
    “她父亲酒品不好,喝醉了就会打女儿,但不喝酒的时候很正常,也很舍得给女儿投资。”
    “我们有时候发现她会情绪低落,一般都是寒假她在国内和父亲同住期间,每次被家暴后会跟我们说起。”
    在朋友曝光的一段聊天记录中,佳轩也曾表示自己不想回国。


    一想到回国后就要面对父亲,甚至和他共同生活,她心中便有一股强烈的恐惧和冲动。


    不知是不是这股恐惧和冲动,使得她宁愿选择在异国他乡终结自己的生命,也不愿回到故土重见亲人。
    家暴的消息传开,李父回应道:
    自己确实打过女儿,但属于正常范围内的教育,并非“家暴”。


    然而,佳轩交往半年的男友并不认可这番说辞,他说:
    “他殴打最多的是佳轩的头部和手部。严重到拿椅子砸,我认为这已经远超过了‘教育’的界限,也超出了佳轩能够承受的范围。”
    时至今日,事件还在调查中,仍然未有定论。

    02
    佳轩的离去,或许也揭开了一部分原生家庭背后的阴影。
    但事件真相尚未水落石出,未窥全貌,我们对事件本身不予置评。
    以下仅由此事做一点延伸,聊聊原生家庭中常见的一类父母——NPD父母(NPD,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译为“自恋型人格障碍”)。 
    表面上,NPD父母表现得非常爱孩子,愿意付出一切、牺牲所有来养育和支持孩子,然而私底下却会对孩子进行残忍虐待。
    这种虐待既可以是身体上的虐待,也可以是心理上的、情感上的虐待,如严厉批评、言语侮辱、情感勒索等等。


    从心理咨询上来看,NPD父母内在的自体是分裂的:
    一端是夸大的好自体,对应着的体验是“我是好的,优秀的,厉害的”;
    另一端是糟糕的坏自体,对应着的体验是“我是坏的,糟糕的,会被淘汰的”。 
    如果是多子女的家庭,这两个部分都会投射到孩子身上。
    也就是说,其中一个(或几个)孩子会被投射以“好自体”,而另一个(或几个)未能满足父母期待的孩子,就会被投射以“坏自体”,成为一切问题的“替罪羊”。
    如果是独生子女的家庭中,“好自体”和“坏自体”都可能投射到同一个孩子身上,孩子可能在父母反复的态度中倍受折磨。


    而NPD父母却很难意识到自己反复无常、前后矛盾的价值观念和行为。
    他们往往会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把责任推给他人。
    为了维持自身完美的形象,NPD父母还会不断向孩子宣泄负面情绪,把孩子当成“吸食”精神能量、满足自身愿望的“工具人”。
    如果要追溯这种自恋型人格的成因,我们会发现,大部分NPD患者在童年期也没有得到过主要抚养者无条件的关注和爱。
    在亲密关系中受到的创伤,终以强迫性重复和代际传递的方式在亲密关系中得以呈现。

    03
    临床研究显示,NPD人群很有可能同时存在酗酒、药物滥用、冲动易怒、焦虑等其他问题。
    在NPD父母养育下成长起来的孩子,轻则自卑、焦虑、难以建立健康的亲密关系,重则患上抑郁症、躁郁症、强迫症、性成瘾等心理疾病。


    可是父母是我们无法选择的,万一真就遇到了NPD父母,该怎么办呢?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从物理和心理上都与他们拉远距离。
    可是生而为人,难免被人情所累,我们未必能做到完全和父母撇清关系。
    未成年人就更辛苦了,在经济上尚且还要靠父母的扶持。
    因此,对于NPD受害者来说,设立边界是必须的,寻求他人帮助也是重要的。
    首先,NPD父母常常会试图控制你的生活、学习或工作,而你一定要保持警惕,尽可能少地依赖他们,也不要靠他们的评价去确定你的价值。
    其次,与亲近之人分享你的感受,寻求其他家人、朋友、老师或者另一半的支持,这将帮助你释放一部分的压力和负面情绪。
    最后,不要抗拒开启一段治疗,试着和专业的心理老师或心理咨询师谈论在你身上发生的事,他们可以帮助你更好地处理与NPD父母之间的关系,并为你提供更多的情感支持和指导。


    察觉到你的父母是NPD,意识到你所经历的童年并不正常,承认父母一生的哀怨是他们自己导致的,这将是你走上治愈之路的转折点。
    希望NPD受害者的悲剧不再重演,希望带着残缺自体长大的孩子,意识到你是有机会去改变这一切的。
    过去可以在建立的治疗关系被重新书写。
    只有你所在的此时此刻,才是未来的起点。

    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