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96-1215

    服务热线(早9:00-晚23:00)
    首页 >  心理资讯 >  情绪

    南昌心理咨询 | 孤独的背后,是数字化时代的情感饥饿

    2023-11-28657次阅读

    早前,网上流传着一个“孤独等级对照表”,从一个人逛超市、一个人去餐厅,再到一个人搬家、一个人去做手术,把孤独从低到高分成了10个等级。

    似乎通过这张清单表,对号入座,就知道自己的孤独修炼到了哪个等级。

    然而,有些时候,一个人独处却并不孤独,身处人群反倒觉得孤独。

    如果一个人不等于孤独,那什么才是孤独?

     

    1.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林语堂曾对“孤独”作如下注解:

    “孤独”两个字拆开,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

    稚儿擎瓜柳蓬下,细犬逐蝶深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唯我空余两鬓风。

    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与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我们偶尔都会有这样的孤独时刻:

    深夜emo的时候,翻遍通讯录和微信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遇到有趣的东西或事情,想要分享,却不知道跟谁分享;

    回家时永远没有灯亮着,没有人在等,没有饭菜温;

    感染病毒后,还要强撑力气把水放在床头,才能安心躺下去;

    ……

    对大部分人来说,孤独并不是一种愉快的体验。它让人忧虑,让人脆弱,感觉被世界所抛弃。

    人类作为群居动物,社交本是天性。我们希望与他人联结,渴望被理解、被关心。

    但是,梭罗曾说过:“空间上的亲近并不意味着心灵上的亲昵。即使是在熙熙攘攘的车站、街道、学校,甚至是人声鼎沸的会场、酒吧,喧嚣也往往不能够打败孤独与寂寞。”

    是否感到孤独,并不取决于身边有多少人,而是由人际关系的质量,以及我们对关系的满意程度所决定的。

     

    2.最极致的孤独,是没有名字的死去

    在近期热播的台剧《不良执念清除师》中,讲述了一个无名大体老师(解剖医生对遗体捐献者的尊称)的故事。

    他已经去世11年了,医学院里关于他的故事有很多,但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更别提他真实的生平。

    于是,他背上的仕女刺青化作执念,一心想找到主人的名字。

    揭开故事的面纱,人们发现,他过去的人生,堪称一种极致的孤独。

    刚考上梦寐以求的师范学校,父母就意外离世,只留他一人努力生活。

    无力继续学业,内心的创伤也让他很难打开心扉与人交往。

    只剩一个人的世界,实在太孤独了。

    于是他假装父母还在,不停地给他们买东西,想要把家中塞满。

    即便性格孤僻,沉默寡言,遇到公司聚餐也还是准时出席,因为不想一个人待着。

    即便完成了工作,看到办公室只剩下形单影只的同事,也会陪他坐着,因为不想对方也孤零零的。

    偶尔还会去天桥底下,给流浪汉送温暖,围坐在一起听他们聊天,寻找有家人陪伴的感觉。

    甚至因为太孤独了,他去刺青店刺了一个仕女图案在背后。因为这样,就不是一个人了。

    他在努力寻求与世界的联结,但命运还是喜欢捉弄人。

    他在给流浪汉送棉被的冬夜里猝死,悄无声息。

    电视剧里,在他死后,还有很多人记得他,比如等待着他回来上色的刺青师、惦记着他的好的流浪汉。

    但若是放在现实生活中,他大概会永远被遗忘。

    名字是一个人存在过的痕迹,也是一个人来过这个世界的证明。

    而孤独到死的人,连名字也不曾留下。

     

    3.孤独的背后,是数字化时代的情感饥饿

    社会的进步,使我们拥有了更先进的科技,实现了更便利的生活。

    我们可以不用出门就买到想买的东西,不用走入餐馆就享受美食。

    与亲友见面比以往更容易了,人均寿命也比以前更长了。

    但也是因为科技的发展,更多的人选择宅家而很少与人见面;因为交通的便利,更多的人选择去离家远的地方生活;因为医疗的发达,我们在漫长人生中不断找寻着归属感。

    人际关系学博士科里 • 弗洛伊德在《走出孤独》一书中,提出了「情感饥饿」的概念。

    他认为,和睡眠、空气和水一样,情感需求是人类的固有需求,对人类有着重要意义。

    在数字化时代,情感饥饿的状态很容易被忽视。

    因为我们身边总是有很多人,好像从来不缺爱与被爱。

    我们可以和异地的亲友视频通话,可以上网看明星们的八卦。

    无论身处何处,网络和社交App都让我们有一种“与人紧密联系”的错觉。

    但我们却忽略了人际关系的质量、情感联结的深度。

    如果在朋友圈互相点赞可以称为互动的话,那么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或许正在被边缘化。

    这也是我们身处人群,却感到无比孤独的原因。

    世界在发展,科技在进步,我们与他人保持着随时随地的互动联系,但我们的情感依旧饥饿。

    或许是时候该改变只用两个拇指互动的生活了。

    花点时间审视自己的社交圈,想想能与自己见面聊天的人。

    如果没有的话,不妨就从今天开始,把握社交的机会,和邻居打声招呼,认识一些新朋友。

    如同《刺猬的优雅》一书中所说:“我们都是孤独的刺猬,只有频率相同的人,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这世上一定有一个能感受到自己的人,那人不一定是恋人,可能是任何人,在偌大的世界中,我们会因为这份珍贵的懂得而不再孤独”。

    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