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96-1215

    服务热线(早9:00-晚23:00)
    首页 >  心理资讯 >  青少年

    南昌心理咨询 | 被继父偷窥,遭亲妈冤枉:17岁少女的原生家庭困境

    2023-12-26697次阅读

    如果你是一个生在重男轻女的重组家庭的女孩,母亲胆小怕事、忍让顺从,继父一身大男子主义的臭毛病,还存着见不得人的龌龊心思,你该如何在这样的家里生存呢?

    是忍耐?反抗?还是逃离?

    其实,这正是电视剧《鸣龙少年》中的高三学生程雨杉的家庭。

    对于程雨杉来说,她在这个家里感受到的亲情微乎其微。

    没人在乎她学习好不好,能不能上大学,更没人关心她在想什么,每天开不开心,就连家庭合照里也没有她的位置。

    所以,17岁的她选择的生存方式是逃离。她假装自己已经25岁,在不同的软件上找不同的男人聊天,不为别的,只为寻求一个能逃离家庭、去别地生存的机会。

    她想,是谁都可以,只要能带我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家就行。

    当剧作团队创造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想他们一定是偏爱她的,因为她足够聪明、勇敢、独立、坚韧、漂亮,而她背后的家庭,同样也是不少东亚家庭的缩影。

     

    1.“重男轻女”的家庭结构里,没有赢家

    3岁丧父后,雨杉跟着母亲来到二婚的新家庭。

    在婚礼上,虽然继父没有明说,但明显把她当成了“小拖油瓶”,不让她上桌吃饭。

    婚后,母亲和继父共同经营着一家麻将馆,每天忙于店里的大小杂事,招呼客人、端茶倒水、做饭、打扫卫生,根本无暇顾及雨杉。

    后来又生了弟弟,父母就更是偏心,活都是雨杉干,但好事永远只会落到弟弟头上。

    她甚至连一个像样的房间都没有——那个总被客人当成厕所的杂货间勉强算作住处,推开门就是乌烟瘴气、摆满麻将桌的大厅,既吵闹又压抑,光线还暗,一如少女灰暗的青春。

    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对女性来说有多残酷?

    有人说,是做什么都是错的迷茫绝望,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压榨,是无数次的利用出卖,是刻在骨子里的卑微下作。

    然而,在“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里,大多数人只知道被忽视、被羞辱的女孩不好过,其实,被关注、被捧杀的男孩也格外可悲。

    因为,所谓的“重男”,并不是一种无条件的爱,他们是因你男性的身份而爱你,是披着“爱”的外衣,对年纪尚小的男孩进行长期的身心占据和自我功能阉割。

    就像电视剧《都挺好》里面的苏明成和苏明玉,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前者备受呵护,后者从小不被关爱。

    按道理来说,既然被满满的“爱”所包围,成年后的苏明成应该心理健康、人格完善才对,但他却成了名副其实的啃老族、窝囊废。

    这绝不是基因能解释的差异,而是环境和教养方式造成的缺憾。父母越是偏爱,就越容易将儿子养成“白眼狼”、“社会公害”。

    总之,在“重男轻女”的家庭结构里,无论男孩、女孩,都不是赢家,而是被父母错误教育毁掉的棋子。

     

    2.理想化的父母形象,就此幻灭

    重男轻女的养育观念已经很窒息了,结果让人没想到的是,猥琐继父居然还在结婚照的相框中安装摄像头,并把相框放在雨杉房中,正对着床,暗中偷窥她的一举一动。

    当摄像头意外暴露的那一刻,程雨杉的世界仿佛突然被植入一只巨大的血瞳,生活里的一切隐私以一种从未预料的方式被人窥探殆尽,而她甚至不知道这一切从何时开始。

    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慌和后怕袭来,她甚至怀疑这个唯一属于她的房间里,还藏着更多邪恶的、未被发现的摄像头。

    更难过的是,每当她有意无意地想跟母亲提起这件事时,就被母亲打断了话头。

    雨杉明白,即便是母亲,也保护不了自己。

    自改嫁后,为了维系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新家庭,母亲事事顺着继父,在经济上也依附他而生存,就连给程雨杉买校服的钱,都只敢等到晚上偷偷拿给女儿,不敢当着继父的面给。

    在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的理论体系中,父亲是女儿最初的性启蒙,也是女儿生命中最重要的异性他者,与父亲的关系直接决定了女儿成年后的亲密关系。

    而母亲呢,母亲可以是女儿的“另我”,也可以是同性榜样,女儿通过母亲确定自己的价值和真实性,也建立对女性身份的认同。

    可想而知,摊上如此恶心的继父和如此懦弱的母亲,父母二人所起到的异性他者和同性榜样的角色非但没有发挥作用,反而还给孩子心中理想化的形象破灭,给孩子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心理创伤。

     

    3.不被信任的孩子,也很难再信任父母

    在最新一集中,继父变本加厉,一口咬定雨杉偷拿了店里的一万块钱,不但毫无尊重地闯进她房间乱翻,还将她心爱的布偶剪得稀烂。

    而母亲虽然双眼含泪,却依然隐忍不发,一味纵容继父的诬陷,甚至从心底里也怀疑过雨杉。

    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被迫陷入自证困局中,此情此景,连屏幕外的观众都感到委屈、心寒,更何况是还对亲妈抱有期待的雨杉。

    在成长的过程中,相信不少人都曾有过类似被冤枉的经历,比如:

    关上门待在房间里,父母就误以为我们是在偷偷玩游戏;

    用手机聊天的时间稍微长一点,父母就误以为我们早恋了;

    想帮父母收拾一下碗筷,也会被父母质疑道“算了吧,你别给我把碗摔坏了”……

    心理学研究表明,比起他人的污蔑和中伤,父母的误解和不信任,往往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

    那种不被信任的委屈,可能会深深刺痛孩子的心,甚至一辈子都无法释怀。

    那些长期不被信任的孩子,也会在日积月累中,失去对父母的信任和依赖,逐渐封闭自我。

    正如李玫瑾教授所说:“不和父母说实话的原因,很大部分来自于父母不信任。”

    如果孩子是风筝,父母就是放风筝的人,而信任就是那根风筝线,将孩子和父母连接在一起。孩子能够翱翔,是因为知道线的那端永远有信任他、给他托底的人,所以遇到任何质疑和非难,他都有底气去勇敢面对。

    程雨杉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重男轻女”的养育观、扭曲的父母形象和不被信任的家庭环境给孩子造成的伤害。

    不是所有家庭都是避风港。至少对于雨杉来说,糟糕的原生家庭,就是她人生风雨的源头。

    好在雨杉还能遇到好的老师,告诉她“生而为女,无错”,也点醒她“嫁人不是重新开始,是二次循环”。

    但大多数原生家庭糟糕的人,并没有机会遇到明事理的老师、三观正的朋友,或是正能量的爱人。

    如果是这样,那么请记得你还可以通过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在专业心理咨询师的陪伴下,共同面对潜藏在无意识当中的伤痛和冲突。

    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