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96-1215

18711179495

服务时间(9:00-21:30)
首页 > 心理资讯 > 情绪 > 一位父亲的自述:直到儿子患了抑郁症,我才改变自己的看法

一位父亲的自述:直到儿子患了抑郁症,我才改变自己的看法

2021-10-14 14:22:59 次阅读

儿子患了抑郁症

过去自己对抑郁症的认识

我对抑郁症没有什么了解。我总是认为它是转眼即逝的情绪。你要是因某事而感到压抑,就到林子里走一走,过一会儿自己就好了。当我感到情绪低落时,我就这么做。我总是自己调节自己情绪,做些不同的事情,自己接受挑战。我认为他们是缺乏意志力的,只要勇敢一些,这些情绪自然就会转变成你内心的勇气、愤怒,毕竟抑郁对你战胜敌人没有帮助。

我大概认为,抑郁症是由于缺乏家庭支持而引起的。你没有可以谈心的人。我知道这点,是因为我儿子患抑郁症时,我感到无法向任何人谈这件事。当然,我也不能找家庭以外的人去谈。当我还是个孩子时父告诉说“家丑不可外扬”家里人的事情只能让家人知道,不可外传一一你不愿邻居知道你家中的事情。

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每个人都是自己处理自己的问题。我前妻的家庭就是如此。于是,我们结婚后,家里也是如此。如果你是在自己的问题自己处理这样的教育中长大的,你就很善于戴上面具,隐藏自己的事情。你不想因为让人们知道你的问题而损害自己的形象。你只是希望问题会自行解决。这就是我成长的背景,我就是这样长大成人的。我想我也是以同样方式对待我的孩子的。

我把我儿子的抑郁症归咎于他的早年生活,一种不好的家庭的生活。我的第一个妻子和我不进行思想交流。所以,我们不是好父母。我深感内疚的是,作为父亲我没有给予儿子应有的支持。我感到我没有做好他的后盾。那时,我一心想做的事是:保持家中切安宁。当儿子患了病后,我内疚,感到力不从心。

新的看法

我想,如今抑郁症被看成一种疾病,而不是患者自身的问题。这都是因为有关抑郁症知识在社会上的普及,使我们对它有了不同的看法。这和你是不是勇敢,是不是自信,是不是有能力没有一点关系。

幸运的是,我儿子患抑郁症时,我与第二个妻子生活在一起。也以前有过患抑郁症的经历。如果我自己处理,我想我会直接去找医生寻求最好的办法。如果医生建议儿子住院治疗是唯一选择,我会毫不犹豫支持。

我认为尽快寻求专家指导是很重要的。我总是会首先采用传统疗法。如果所有其它方法经过尝试都失败了的话,我オ会考虑一些新的疗法。我相信如果人们把病情拖得太久,他们会给自已制造麻烦,这是因为病情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而不是越来越好。

照顾抑郁症病人是全家人的事情

我记得医生很关心的是:儿子出院回家后我们是否能很好地照顾他。医生要求我们有人能时时刻刻地陪着他,以防有自杀的危险。当时,我几乎一切事都全靠我妻子。她是家里的主要支柱。我那时老是担心,如果压力太大把她累倒了,我就不能应付了。如今,回想起来,我当时不应该这样做。这应该是一件家庭事务,是全家人的事,包括兄弟姐妹,每个成员。

就这样,因为有外部支援,我们能够在家照看我儿子。如果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不得不考送他去医院了。我们知道我们有人可以时时守着他。我们有足够的人分担这种负担,而不是只把负担留给一个人。当然,我们也要考虑其他人的身体健康。如果每个人都累垮了,那么就根本无法解决问题了一一问题只会不断增多,这样你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

记者:在您孩子治疗抑郁症的全部过程中,您对为他所提的帮助又是怎么看的呢?

父亲: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做好倾听的心理准备。你必须学会有理解心和爱心。我认为这样做,对于女性来说比较容易,因为她们似乎对感情谈论得比男性多。这也是一个时代性的问题。比起40年前我的儿童时代来说,生活在现在这个时代里的人们,在言论表达上要自由很多。你只要作好准备后,坐着倾听就行了。只需你本人在场就可以了。我认为,我们都需要与人交谈,并与人一起解决问题。不过,我们应该知道对方是可以信任的人,与他谈的话他会为你保密。我们需要有安全感。抑郁症患者需要一个感觉不到压力的环境,需要来自药物治疗专家以及心理顾问不间断的援助,他们需要知道一旦遇到问题,就会有人帮助他们。

我希望儿子知道,在家里他永远是受欢迎的。家里的门永远是敞开的。如果他遇到问题,他不必害怕回家,不必害怕把事情告诉我们。我想这是许多年青人都有的问题。因为他们不知道,父母对他们的问题会作何反应。

母亲:我同意你的话。父母应该随时准备为儿女提供帮助。同时,父母也需要信任自己的孩子,不要总是用批评的眼光看待他们,不要对他们期望过高。我一直记得,那天我走进房间,发现儿子已经把房间的地毯吸得干干净净。他是自己主动这样做的,这简直太叫我高兴了!

我知道没有必要促使孩子们做这些事。如果父母抱有“你生过病了,现在是起床行动的时候了!”这样的态度,对孩子一点好处都没有。家里的成员都应该认识到这一点。我从处理女儿病情的的首次经验中认识到,抑郁症的治疗需要很长的时间。甚至就连药物疗程结束后,等到完全康复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应该让孩子感到随时都能向父母求助,或者再回头找专业医疗顾问求助,这一定很重要。如果病情进展得不是很好的话,他需要明白,这都是病情痊愈的自然过程,而不是病情复发。

我问孩子的咨询师:“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呢?我现在的做法对吗?”他的建议对我帮助很大。我知道咨询师必须为来访者保密,但是,如果家庭成员在帮助家中患者,他们也许需要知道,怎样的做法是最好的。

我认为我的孩子需要知道: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把对他重要的事谈出来,其中可以包括她对我及他爸爸的感受。我也确实相信,患者应该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有隐私权,但是家人在某种程度上也应该了解他的病性。

儿子患了抑郁症

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