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微信:19974989252

预约时间:早9点—晚21点


专注心理咨询

抑郁症治愈笔记 - 渡己与渡人

一、 抑郁症患者需要“渡己”


抑郁症作为一种身心疾病,现代医学只能做到临床治愈,也就是,只能治好表面症状。要想彻底治愈,还需要我们内心力量的加持,所以患者要“渡己”,也就是“做自己的心理医生”。


“渡己”又分为三个步骤,分别是:改变认知模式,消除病耻感和重建心灵。 


第一步:改变认知模式。


所谓认知,是指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是一个人的心态和信念。如果你打心底认定自己是全世界最倒霉、最悲惨的人,“渡己”就会非常困难,毕竟客观来说,世界上比你更倒霉、更悲惨的人数不胜数。抑郁症患者特别容易陷入自己不合逻辑、不切实际的思维里,唯有改变心态和认知,用健康的思维方式替代不健康的思维方式,治愈才会有希望。
 

第二步:消除“病耻感”。


学界的认识是,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在全球范围内,它的发病率高达11%,也就是说,每10个人当中,就可能有1个抑郁症患者。得病从来就不是一件丢人的事儿。
 

作者患病之初也有“病耻感”,但是,当他修养5个月之后,咬牙回到公司,发现同事们久违地见到他,也只是简单问个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这才让他放了心:大家都忙于生计,谁顾得上你?即使有几个闲人盯着你,他们的兴趣又能维持几天?


第三步:重建心灵。


得了抑郁症,一个人会暂时失去很多社会功能,无法工作,严重时甚至无法与人正常交流。但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大脑从未停止思考。既然这段时间做不了任何事,就正好不去操心任何事,只是去直面自己的内心,梳理自己的成败得失,回顾自己的生命历程。

在这个意义上,抑郁症是有积极意义的,它能让你在人生中的某一阶段,停下快速前进的脚步,盘点一下人生,重建自己的心灵,只有这样,这段患病的经历,才没有白白献给痛苦。


二、抑郁症患者需要渡人


1、就医之前的抗拒


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会把自己封闭起来,就像躲进了一个壳,这个壳是他们对抗外部世界的本能手段。
 
因为迟迟下不了吃药的决心,遭受了长达10年抑郁症折磨。患者A总是说“我再看看,再看看”,然后去寻找非药物解决办法。
而另一位在研究机构供职的博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不承认,也不接受自己得了抑郁症这个事实,即使他拥有那么高的学历,即使他认为自己充满理性。
 

但这部分患者,只要身边有人不断劝说、不断给予支持,大多还是能够顺利求医的。在科学地了解药物的机理,克服对药物副作用的恐惧之后,就到了最能见识到人间大爱的第二阶段。


2、同药物副作用的挣扎
 

这个阶段,有三种角色最能让人安心:专业的医护人员、同房的或者有相似经历的病友、患者的朋友和家人。他们共同的敌人是:抑郁症本身,和抗抑郁药的副作用。


关于药物的副作用,应该“两害相权取其轻”。副作用对于西药来说,相当于是“丑话说在前头”:在做药物试验时,受试者出现的每一种症状,都会被当作副作用写进说明书。所以,说明书里写出来的反应,不代表你一定也会有。副作用没有那么可怕,相比于抑郁症本身对精神和肉体的摧残,副作用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3、倾听与陪伴


对于亲友而言,这一部分是最为重要的。


在面对抑郁症的轻型患者时,要了解他想要什么,可以稍微深入地聊聊。如果是重度抑郁症患者,则以倾听为主,减少说教,不做思想工作,只是默默陪着他,等患者有需要时,再给予帮助。
 
倾听,是所有治疗的前提。而陪伴,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治疗本身。
 
那位不承认自己得了抑郁症的博士,如果不是他的妻子详细记录他每天的想法、行为和服药之后的反应,然后被作者编进了书中,一般人会很难体会到陪伴所蕴含的巨大力量。
 
在就医前,博士丈夫会问妻子:你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开心?难道你看不到眼前的困难吗?丈夫还说,他走在大街上,觉得每个人都过得比他好。
 
做妻子的,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就此沉沦下去,决定给他布置点简单的任务,督促他去洗个澡,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是,丈夫每隔一小时就会来问她同样的问题,比如:如果我看好了病,还是这样懒惰、没有责任感怎么办?
 
隔着书也可以感受到妻子的难熬。博士服药之后,妻子还会记录他每天的睡眠情况,以及身体出现的各种副作用,“他昏昏沉沉,说话有气无力,几乎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我劝了一个小时,他才肯吃晚饭”,“视力有所好转,在我的鼓励下,他居然肯出门散步,走了一个多小时”。
 
接着渐渐开始有了转机,服药第七天的时候,妻子写道:“我觉得肚子饿,于是拉着他下楼觅食,他提议吃煎饼果子。这是多么大的进步啊!要在平时,他肯定只会在我耳边碎碎念要停药什么的”,我读到这儿,也和书中的妻子一样高兴。
 
病情好转的阶段,是整个抑郁症治疗过程中最振奋人心的时刻。当事人像是正在经历一场蜕变,旁观者也能从中看到新生的喜悦。
 
那位作者坐高铁去劝她药不能停的患者B,突然某一天给作者打电话,问:张进,你最近怎么样?身体好吗?作者立刻知道,药开始见效了,患者的病要好了。
 
4、久病初愈时的狂喜
 
对于博士当时的感受,妻子是这样记录的:“好像过去三个月就像一场梦,而现在梦醒了。这疯狂的三个月把他的人生清晰地分成了三个阶段,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新人。”
 

那位叫做穆昕的姑娘,她用文字坦诚、准确地记载了自己从求医到入院治疗的全过程。其中写到自己久病初愈的阶段时,字里行间溢出来的幸福。


“入院第14天的下午,我突然感觉身心皆轻,压在心里的大石块一下子掉落了……那种阳光照进阴暗的心房的感觉,真的很想让你拥抱全世界,甚至可以为之喜极而泣的……同在病房中的好姐妹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变化,她跑过来和我深情相拥,告诉我,感觉那个从前的自己又回来了……我们互诉衷肠,感觉有泪于睫。那是这么久以来我们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这个世界好美,值得我们好好去爱”。
 
对抑郁症患者来说,这是一本充满理解,又充满能量的书,你会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也有类似的苦恼,但大家都坚持了下来。虽然说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但是,还有一整片大海将我们相连,我们并不孤独。
 

而对非抑郁症患者来说,这是一次接近抑郁症的机会,让你知道抑郁症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近,那么可怕。相信这也会给予你一些处理情绪困扰和人际交流问题的启发,让你更好地渡过接下来的人生旅程。


 



咨询范围

服务热线 / Service Hotline

0731-85839635

湖南长沙
长沙市岳麓区潇湘中路298号曙光泊岸北区2栋102房
先设置数据
手机号码:19974989252
固定电话: 0731-85839635
固定电话: 0731-85839635
点击电话进行一键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