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父母的关系糟糕透了,该怎么办?

       我跟父母常年处于一个不健康的沟通状态,他们希望我按他们的想法来做,不听话非打即骂,我认为他们对待我的教育方式很过分,但从小他们说: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我如果提这样不对,就说我不孝、不是人、白眼狼,不认我等等。虽然能按他们要求来做但是心理很不舒服,进入社会后我发现普世价值观跟父母的价值观不太一样,近几年随着父母年龄增长越来越离谱,总之在他们看来别人都是错的就他们是对的,根本不讲理,我的理智告诉我要多迁就父母;情感上,对于父母的行为我感到羞耻;人不应该愚孝,这种分裂让我更痛苦,既做不到离开他们又不愿意接近他们,因为父母的原因我常年在外地工作不愿回家,抗拒与父母亲交流,当父母拿他们所谓的理由辱骂我时我会很愤怒及委屈,平时会回避去想他们,接触多了还会影响到我的工作和家庭。有时候会想如果死了把命还他们就好了,理智上又认为不应该总拧巴着。

       从描述中我们看到了你眼中不讲道理的父母,不听话非打即骂的父母;也看到了你对父母的迁就,抗拒与父母的交流与回避,甚至出现极大负面情绪时,“如果死了,把命还给他们就好了”的极端想法,我想,在你心里一定渴望着那种父慈子孝,全家和乐融融的情景吧?可是,这就是家庭的现状啊,那怎么办呢?从萨提亚关于家庭方面的一些理论出发,来探讨问题。

       1、”人“比期待更重要 - 父母也是“人”:一生中,父母对我们有很多期待,期待我们更懂事,期待我们能考出好成绩,期待我们有个好工作,期待我们能挣更多钱,期待我们能娶个好媳妇,期待我们的家庭幸福等等。

       当我们不能很好的完成父母期待的时候,父母的期待落空,父母可能会对我们非打即骂,于是期待就成了一种束缚,它束缚了父母,让他们忘记了孩子也是有独立人格的“人”,而不是实现自己期待的工具。相比自己的期待,孩子本身的健全人格,自由、快乐才是更重要的。与此同时,成长过程中,在完成或者没有完成父母的期待时,我们是否也对父母有着期待?期待父母能让自己多玩会,期待父母能像同学父母那样暑假带自己出国旅游。当我们还小的时候,我们的没有力量,当我们逐渐成人,更有力量时,会期待父母不要再像小时候那样打骂自己,期待父母能够更有教养、更有知识,期待父母能更理解自己。当我们发现,父母根本无法满足自己期待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会吵闹、指责、怨恨?是不是我们的期待也成了我们的束缚?我们是否也忘了,父母也是“人”,他们也不是实现我们期待的工具。

       当我们的父母在打我们的时候说,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们小的时候不理解,当我们长大成人之后,是否有了解过他们的原生家庭,他们的成长历程,他们所受的教育,当我们了解他们之后,我们会对他的这种行为会有怎么样的理解?

       当我们成为父母期待的工具,可能是因为历史的原因,他们没有明白这个道理,当我们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们会愿意让自己的期待成为束缚自己的绳索吗?

       2、父母任何时候都是尽其所能,在“萨提亚”的理念里,父母在任何时候,都是尽其所能而为,只是他们的“有限”,所以才会在养育子女中表现出不足。(注:虐待、杀害自己孩子的精神变态者属于极端个案,不能代表“父母”。)在《只想和你过好这一生》这本书里,有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有一位父亲,让说谎的孩子跪在大街上,任人羞辱。这种做法对孩子内在伤害很大,直接摧毁的是孩子的自尊。然而,“萨提亚”让大家看到的是:这位父亲要孩子诚实,却没有适当的方法;或者因为孩子说谎,触及自己的底线,使情绪爆发而采取了极端处理方式。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是有限的,我们的父母也是有限的。知识、阅历、能力的限制,可能让这位父亲认为,下跪是管理儿子最有效的办法;通过这种方式,能让儿子记住教训,以后不再说谎。这肯定是他当时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而他的初衷是培养诚实的孩子。这位父亲最需要的是到纳本心理咨询中心寻求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通过成长扩展自己的可能性,知道自己可以有更多的选择。那么,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时,他就会做出更适当的选择。

       第二个例子:有一位女学员,最初无法接受“萨提亚”的这个理念,问:“老师,我爸死后,我妈把我扔给姥姥带,这么多年对我不闻不问!这样不负责任的母亲,难道也是在尽她所能吗?”老师回答说:“是啊!她把你托付给她最信任的父母照顾,而不是把你随意地丢弃在街头,她在自己有限的情况下,尽力选择对你最好的方式。”以前,这个女学员因为怨恨,从不允许别人在她面前提起母亲。听了老师的话后,她第一次和姥姥聊起了母亲。结果发现,母亲原来没有对她不闻不问。她小时候那条心爱的蓬蓬裙,就是母亲亲手给她缝制的;她从小到大的学费和生活费,也是母亲给的。母亲和父亲伉俪情深,承受不住丧夫的重大打击,才会无力照顾孩子。有一段时间,母亲甚至担心自己会突然疯掉,在不能自控时伤害孩子……把女儿交给姥姥带,确实是这位母亲当时所能想到的最好选择。当女学员第一次把母亲当“人”看,去认真地了解母亲的内心时,终于放下怨恨,接纳了自己不完美的母亲。

       父母并不完美,除了做父母,他们还要兼顾家庭和工作的重任,以及为此而承受的焦虑,恐惧,脆弱与努力的压力。父母和子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不接纳父母,就等于不接纳自己;我们惩罚父母,其实就是在惩罚自己。如果我们不接纳父母,我们的心中就会充满愤怒,而那份愤怒会一直左右现实的生活。最后,我们的伴侣和孩子,会成为这份愤怒的无辜受害者。所以,欣赏并接受“过去”,可以增加我们管理“现在”的能力;相信“父母在任何时候,都是尽其所能而为”,能够帮助我们真正地接纳父母。接纳父母,可以从承认自己的“有限”开始。当我承认我有限时,我可以接纳我的有限,对自己更慈悲一些,不用非得去做那个完美的人;那么,我也可以接纳父母也是人,他们也是有限的,就会放下那些对父母的过高期待,甚至感恩父母给我们生命,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看到父母的生命价值和内心深藏的爱。

日本导演北野武说,“什么时候我们觉得父母原来那么不容易,我们才算真正成熟了”。因为理解,所以释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他们看不到的,你可以看到;他们所不能改变的,你可以改变。真正的在内心里面跟父母和解,拿回自己的力量,才能过好自己的人生。最后:和和父母划定界限,不要让父母越界。当我们接纳了,接纳了父母的有限,接纳了父母背后为我们的好,但并不意味着会一味的容忍父母的越界,我们和父母之间要有明确的界限感并且要让他们的明确的知道。

       你结婚了,意味着你建立了自己的核心家庭,脱离了原来和父母的核心家庭,在你新的家庭里,你们是规则的制定者,坚定的坚持不要让父母掺和进来。

在和父母沟通的过程中,虽然我们理解,接纳了他们,但可能他们仍然会一如既往的采用以往的沟通模式和我们进行沟通,我们可能需要根据他们的沟通模式来采取有效的方式来进行应对,既满足了自己的需求也满足了父母的需求。由于案例所经历的时间太长,情绪困扰时间也很长,可以寻找婚姻家庭方面的心理咨询师介入,尽早解除心理困惑。

 

作者:刘强    编辑:张晓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